蝉蝉是个小渣渣

老阎把头发给了大林,大林把肉给了老阎。。

不带上升真人的啊
文笔渣
多多包涵
正文。。。
……………………
  夜晚,演出完毕的二人来到了旅馆。
  可能因为太累,两人倒头便睡着了。
  两人来到了同一个梦境…………
  他们中间隔了个人,半透明,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到对方,可两人要在纸上写下要给对方的东西后才可以见面,可前提是,要从自己身体上的东西换。
  那时的少爷还有点小胖,愿望肯定就是再瘦点,心里默念了八百遍“老阎,哥哥,对不住了”后,在纸上用毕生最工整的字,写了“我愿把多余的赘肉给哥哥,肚子和下巴都加点,尤其是某条腿Σ(|||▽||| )”
  看着小孩低头写字的样子,注意到了那让人着实可怜的发量,仿佛决定了什么重要的事,在纸上写下了“我把头发植给麒麟”
  两个人同时把纸放在了那人手上,那人换了换,给俩人看了看,少爷表示无比愧疚,冲过去抱住了哥哥,老阎冷笑的表示这是个不公平交易!
  抱了一会儿的小少爷意识到了什么不对,以兔子都要叫他祖宗的速度跳了出来。
  “阎鹤祥!你tm几个意思,我辣么年轻,干嘛给我植发?我还没秃呢!”
  “秃了就来不及了”,欢迎各位收看老阎的日常封箱,“再说,你给我写的什么玩意儿,还在某条腿上加一点,哥哥不够吗?你等着!”
  出于害羞,两个人打闹了一会儿,就各回各本体,好好休息了。
  第二天起来。。。。
  “我艹!”
  “我艹!”
  两人异口同声。。。。
  “老阎你。。。。”
  “少爷你。。。。”
  恭喜贺喜,昨天的梦,成真了。。。
  第二天,你们将会get到一只因为说错话而起不起床的小少爷(๑•́ ₃ •̀๑)
…………………………………………
好久没更了,随手lu了一篇,可能不是很好,明天就期中了,泡在考卷里的我来透口气,明天先语文,啊啊啊啊,要死,祝我好运好不好😜
有点紧张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