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蝉是个小渣渣

良人归来(5)

  突然诈尸
……………………
  阎鹤祥来到了鸿葳城外
  这是云国的中心,自然,皇宫也筑在这里,可能因为时间太久,城内变化巨大,阎鹤祥只能凭借半模糊的记忆,老阎来到了宫门外,摸遍全身上下,在内衣腰处挂着一块当年的令牌,再看看宫外的守卫,其中一个是曾经和自己关系巨好的小将。
  掏出令牌,走到那位小将身边,小将总觉得这人眼熟,看了眼令牌,知道了这是当年的阎将军,一下子抱了上去,确定这是活的之后,开心的不得了
  扯开嗓子就喊“阎将军回…唔…”
  看了眼捂住自己嘴的阎将军,示意把宫门打开,放阎将军进去
  收好令牌,与小将告别后向宫内走去
  在乱逛中的老阎碰到了好多以前的兵,一个个打了招呼后,示意他们别说话后,向御花园走去
  在御花园闲逛的小张老师和杨保镖看到老阎后,都呆住了。
  后面呆住的就是老阎和九郎了
  当九郎看到和听到自己的小祖宗以光速跑向外甥房里和听到那震耳欲聋的一声“见鬼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后表示一般妇女敌不过自己小祖宗
  老阎耳朵一阵刺痛。。。
  ………………
  看到慌着神跑到自己房中的老舅,和刚才听到的嘶吼声小郭同学表示无奈
  给老舅倒了杯水,帮着顺了顺气后,整理了一下包袱,和老舅说“什么事啊,我还要去找老阎呢!”
  “不用去了,老阎就在御花园”
  “什么!”
  后面耳朵受伤的就是小张老师了
  “老阎啊啊啊啊啊啊!”
  过了没一分钟,跑到御花园的小郭同学表示很累
  出于理智,告诉九郎去接呆在自己房里的舅舅。
  整个御花园只剩了这两位Σ(|||▽||| )
  当小郭老师看到了老阎腰旁的令牌,走近夺来一看,看到自己小时候在令牌背后刻的超小一排自己和老阎的名字后,他相信了,眼前的正事自己日思夜想的阎哥哥
  阎鹤祥没想到自己心尖上的人瘦成这样,险些没有认出来,连被小孩抢去令牌时,还是懵的,直到那小孩扑到自己身上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小人居然瘦了那么多,也感到了自己肩上湿了一片
  “呜呜呜,你这个坏老阎,这么久都去哪了,担心死了,还以为你不见了,呜呜呜,吓死我了。”
  老阎没说什么,只是把怀里的小人抱得更紧了。
………………………………………………………
  没想到我今天更文吧,今天37s跑了200,还没吃早饭,围笑,祥林终于相遇了,这篇比上篇长,放学作业都没写,先把文写了,发现还有2张数学卷,两份英语,一份物理的绝望,还有学校作业,觉得下个礼拜不大会更,快期中考了啊啊啊啊,各位千千万别弃啊,祝我下周好运ヽ(⌐■㉨■)ノ♪♬

 
 

评论(6)

热度(12)